简单快乐

会好的吧

我还记得当初大家一起盼艺考的日子,我也还记得我年初许的愿望,当然,还有双王的快乐等等等等。当初是在B站看视频粉的这个CP,那时候一天天可就靠着视频和文章来养活自己了……现在,我什么都不奢求,因为我知道,有些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了
表情包或许能表达我的心情

사람없인 사람으로 못 살아요

有很多想法,打了删,删了又打。
他们就在海边结婚吧。
这样海边就是专属于他们的特别的回忆了呀!
就这样互相陪伴下去吧。
我的宝宝,他以后会一直陪你的呀。
我的朵拉,我以后也会一直陪着你的呀。
要向前走,向前走。
我希望,你为你自己的人生感到骄傲。
如果你发现自己还没有做到,我希望,你有勇气。
谢谢你,DORA.

JC_DOra:

【all 虚构】


OOC归我吧


 赠: @七一 




易烊千玺是被冻醒的。


迷迷糊糊的睁开又涩又肿的双眼,对着黑乎乎的空气发呆。


旁边的枕头上还印着浅浅的窝,没温度的。


床头的窗户半开着,估计是前两天吴磊捡回来的那只老猫跑了。


没良心的。


左半边肩膀早已被冻的僵麻,只好用右手强撑着自己起来。


“嘶—”剧烈的刺痛使他差点一口气窒死。


白色的绷带上瞬时张狂地绽出血花来。


他又无意识的干坏事了。


吴磊在厨房拿菜刀刮鱼鳞,他在浴室拿碎镜片刮自己。


上午老张的女儿甜腻腻的拉着吴磊去铺里,让他从铺子里随便挑一件东西送给他。


吴磊挑挑眉,拿了本菜谱。


“我对象没啥别的兴趣了,就爱吃。”吴磊傻乐着。


小姑娘瘪瘪嘴,哭着跑了。


吴磊下午提溜着一条扭来扭去的桂鱼回家了。


“今天晚上吃松鼠桂鱼哦!”吴磊兴致勃勃地接了盆水,让活鱼游进去。


千玺正坐在客厅赶稿,没理他。


“宝儿!今天晚上我做松鼠桂鱼!”吴磊又喊了一声。


“嗯知道了。”千玺皱皱眉,轻声应道。


吴大厨的预告初放送没得到预期中的应援,气得想扑上去把始作俑者亲晕再揉两下,但碍于早就约法三章过千玺赶稿的时候不可以任性打断,只好抱着自己别别扭扭地坐在沙发上。


只留一个孤独倔强的背影给这个世界。


千玺舒了口气,把终稿拖到对话框里,点击发送。


伸个懒腰,瞥见了在身后沙发上蜷作一团的小朋友。


摘了眼镜,用力的按了按眉心,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脱下自己的大毛衣给爱人盖上,1月的北京寒的骨痛,只剩一件薄白T的千玺搓搓脖子,起身准备去卧室拿件毛毯披上。


忽的就被拽入一个滚烫的怀抱。


溢着霾的窗外似是崩溃般的,忽的歇斯底里起来。


吴磊略有些耍性子的蛮横进攻着,千玺环着身上人后颈,轻笑着温柔回应着。


一室的旖旎漾得这屋内暖烘烘的。


千玺整个人窝在男人的怀里,头埋在他肩窝里微喘着。


吴磊双手在自家宝贝的腰上慢慢的按着,这小子上学那会儿就腰不好,还非要事事都逞能,这不,落下病根了吧,一坐久了两个人都是钻心的疼。


“吴磊啊,你一会儿把剪刀给我找出来吧,我和主编定的下篇连载的主题是以传统剪纸作为大背景的…我看了很多资料了…我想实战练习一下找找感觉…”千玺小声说着,略有些不安的抿抿嘴。


“不行。”吴磊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阿磊…你看我都这么长时间没有犯病了…能不能…”千玺眨眨眼。


“不能,绝对不可能。”吴磊冷声回到。


“但我都跟主编说好了啊…这个主题我想了好久了,我真的很想尝试一下…”千玺闷闷的。


“你现在就给你主编打电话,说换主题。”吴磊依旧是冷着声音。


“你能不能让我活得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啊?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像个老妈子一样要求过来要求过去的啊?我就剩写小说这个工作能让我勉强能像个正常人一样了,这你也要剥夺吗?你能不能别天天犯病啊?你别管我了行吗?你要是嫌我烦你就立刻跟我分手!我离了你还能不行了吗我还不信了!实在不行我就死了好了,死嘛不就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有什么是能留住我的了我现在就找把刀我…”千玺蛮力挣开了吴磊的胳膊,站起来双眼通红的像疯了一样的大喊大叫。


“冷静…冷静宝贝…没事了我不限制你了好不好…你先冷静…没关系我陪着你好不好…你要剪纸我陪着你好不好…不要轻易说分手好不好宝贝…也绝对不能想去死好不好宝贝…这么多年咱俩都挺过来了宝贝…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宝贝…我永远不走也永远不可能烦你好不好…我们先冷静…”吴磊一把抱住病症复发有些癫狂的爱人,轻轻密密地吻着他,在他耳边柔柔地安抚着。


男孩儿平静下来后,在怀中颤抖着,有些神经的小声啜泣着,不停的嗫嚅着对不起。


吴磊亲亲男孩儿的耳垂。


男孩儿抱紧他。


千玺哭着哭着便睡着了,像小猫咪一样软软的呼吸着。


吴磊抱着男孩儿到浴室里,小心翼翼的给他洗了洗,擦擦干,裹进了香香的被子里。


易烊千玺做了个梦,梦见了他自己。


17岁那年秋天,吴磊依旧是转到了他们班。


只不过这次的他,没有义无反顾的坐到被折磨了一节课的自己身边。


他坐到了班主任特意为他安排的位置上。


同桌是一个比自己漂亮优秀一百倍的女生。


是女生呢。


往后的故事里,和吴磊一起去罚站的不是他,和吴磊在温泉山庄偶遇的不是他,和吴磊在露营地误打误撞的接吻的不是他,和吴磊在器材室里第一次缠绵的也不是他。


但他还是他,那个陷入黑暗不堪的疯子,还是他。


会考当天痛失双亲的是他,被姨夫兄弟二人折磨的是他,被大学朋友论坛上曝光性取向被人肉被登报纸被退学的是他,在机场犯病被警察扭到心理师面前抱着一张印着“躁郁症”的单子一个人晕倒在马路上的还是他。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疗养院的房顶一跃而下,摔得变形。


好冷啊,那天好冷啊。


好痛啊,哪里都好痛啊。


回过神来的时候,原来自己已经醒了,僵坐在浴室湿漉漉的地板上,面前的镜子碎了一地。


他握着一枚镜片。


他浑身是血。


吴磊做好饭轻手轻脚的打开卧室的门,被一声尖叫几乎吓掉了魂。


吴磊抱起男孩儿就往楼下跑。


当把男孩儿放在大夫面前坐下时,吴磊发现自己脸上脖子上湿了一片。


他哭了。


还好伤口都不深,护士上了药、缠上几圈纱布便把他的男孩儿还给了他。


千玺木木的,低着头。


两个人是坐公车回去的。


千玺一上车就跑到最后面去了,故意离吴磊远远的。


天黑漆漆的,手边的推拉式挡风板好像卡住了,冷风呼呼地往衣领里灌。


好远啊,七站路才到家。


吴磊是怎么抱着自己冲到医院的呢。


吴磊哭的很凶,他在他怀里的时候迷迷糊糊地感受到了,滚烫的生理盐水滑过他的下颌,啪嗒一下滴到了他的鼻尖上,顿顿的,很痛很痛。


他和吴磊在一起10年了。


十年间他无数次麻木、疯魔、绝望、反抗、顺从。


他作走了身边99%的人。


留下的那1%是吴磊,一个不厌其烦一次一次的把他拽到怀里亲吻的,他的爱人。


他从上学那会儿就常听人讲,心疼吴磊,为了一个疯子活的这么累。


吴磊每次听到都会怒声咒骂着温柔地捂住他的耳朵。


其实他一点也不害怕别人说肮脏的话。


他从小就习惯了。


爸妈没什么本事,常年在姨夫家的厂子里做活,自己从小就寄人篱下。


这一家人都是畸形的。


父母在厂子里会挨打,于是他也一身青紫长大。


姨妈是个眼珠子歪斜大小便日夜失禁的半瘫。


十二岁目睹了姨夫和表姐的缠绵,他就被迫卷入了其中。


姨夫喜欢死他了,无论是他的身体还是他的沉默不言。


升高中时,他被自然而然的安排进了姨夫亲弟弟的班级。


被强行安排在了班级的角落,方便那个人变着花样的折磨他。


吴磊在升高二的一个月后转到了他们班。


那天那个人穿的无比庄重,因为学校大股东的侄子要转来。


要准备的东西很多,但百忙之中那个人还是把他堵在办公室里,笑嘻嘻地在他后部塞了一根振动棒。


他麻木的走回教室,满身大汗。


转学生第一天就迟到了,那个人心情好像有些不爽,整节课都在恶劣的调档。


他趴在桌上,死死地咬着小臂,泪水混着口水糊了一脸。


快下课的时候,他来了。


“大家好我叫吴磊!很高兴认识大家~因为我一直都在米国念书,所以大家如果在英语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而且我非常擅长篮球哦,欢迎约球…”


世界上怎还会有这样明媚的声音呢?


千玺艰难地抬起头,被汗浸湿了的刘海微微挡住了些自己红肿的不成样子的眼眶,这般狼狈的自己,竟就这样直直的撞进了吴磊的眼里。


“来来来,小吴同学,你坐在这边,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班的学委陈…”那个人谄媚地笑着,拉着吴磊。


“不了老师,那边也有一个空位,我坐在那里。”吴磊微微挣开那个人的手,直径向易烊千玺走去。


千玺吓得几乎掉了魂,慌慌张张的埋下头去。


吴磊抱着书包在千玺旁边坐下时就听到了细不可微的震动声。


男孩儿微微颤抖着。


讲台上的那位吓得脸色一白,遥控器从厚厚的教案中掉了出来。


吴磊瞬间黑了脸。


打横抱起男孩儿。


“吴…吴磊同学…你…你去哪里啊…这…这可是上…上课时间...我给你讲你…你不能这么目无尊长啊…”讲台上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抖着一脸横肉,有些心虚。


吴磊睨了他一眼,冷笑一声。


转身抱着男孩儿出了门。


吴磊把男孩儿抱到了自己房间。


学校给他了太多优待,包括拥有自己的独立宿舍。


“你自己可以吗?”吴磊把男孩儿抱到了浴室里。


“嗯…我可以的…没关系…谢谢你了今天…”男孩儿有些慌张的从吴磊身上挣脱下来。


刚触到地面的时候便腿一软,幸亏吴磊伸手环住了他。


“我帮你吧还是,你放心,我真的是出于好意的,可以吗?”吴磊抿抿嘴,柔声问道。


男孩儿怔了一下,低头自嘲的笑了笑。


和姨夫当年的说辞,几乎一模一样啊。


我在期待什么呢?


于是微微抬头,却毫无防备的撞进了那个溢满了心疼与真诚的双眼中。


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他自己解开裤带,露出了青紫的大腿和遍满指痕的臀部。


脚腕处是被麻绳无数次捆绑后留下的凹凸不平的疤痕。


他肯定恶心死我了吧?


但吴磊一句话都没说,一句话都没问。


只是眸光又暗了几分。


千玺敏感的很,为了不发出奇怪的声音,死死地咬着下嘴唇。


“不能再咬了,出血了都。”吴磊轻声哄道。


男孩儿摇摇头,倔强的死命咬着。


吴磊劝说了几次都无效,看着男孩儿自己把自己憋得满脸通红、眼神涣散迷离。


心里莫名的绞痛,痛到发疯。


几乎是在那异物被吴磊摔烂在地上的一瞬间,吴磊吻上了那个颤抖着几近绝望的孩子。


这个吻不带一点情欲色彩,轻轻地、柔柔的,无比虔诚。


那天下午,吴磊帮男孩儿冲洗干净,吹干头发,将他塞进暖暖的被窝里。


千玺睡着的时候,总是小猫咪似的,有些干裂的嘴唇微张着,软乎乎的。


吴磊坐在旁边,看着他,守着他。


眼前闪过男孩儿身上无数的烫伤划伤擦伤、以及一些不可名状的痕迹。


他想抱抱他,他想亲亲他。


他也觉得莫名其妙,第一次见面竟就会这样轻易得产生这般强烈的感情。


他爱上了他。


但他不舍得告诉他。


那个人第二天便消失了,世界上从此查无此人。


后来的吴磊和他也没有成为连体婴般亲密出入的朋友,吴磊有吴磊的圈子,他有他的世界。


两个人坐在一起,见了面微笑着点点头,吴磊上课睡着的时候千玺帮忙记个笔记,千玺身体不适的时候吴磊帮忙在体育课上签个到。


转变发生在高二下半期,一个气温近四十度的周一,千玺穿着冬季校服来的,将领子拉到最高,趴在桌上。


昨天是男孩儿的生日,吴磊一个星期前去塑了个小泥塑,一个拿着应援气球笑的乖乖的巴掌大的小人儿,这是校运会吴磊3000米拿了小组第一时,气喘吁吁的趴在草地上,微微抬头,四目相对的心旷神怡。


男孩儿拿到礼物的时候激动地手足无措,跳起来抱住吴磊,情不自禁的在他颈间蹭了蹭。


吴磊一瞬间的僵硬让男孩儿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的得意忘形,是啊,他太得意太兴奋了。


因为真的,太久太久太久没有人,这般在意他了。


“怎么啦?不舒服吗今天?”吴磊揉揉趴着的男孩儿略长的发尾。


男孩儿不说话。


吴磊以为他睡着了,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笑了笑。


男孩儿突然开始咳起来。


咳得满脸通红,吴磊吓得半死,第一反应就是先去拉开紧紧锁着男孩儿颈部的拉链。


“兹啦-”吴磊怔住了。


他感觉自己满身的血液一瞬间涌上了大脑,一度要冲破他的眼球,爆炸开来。


他拽着咳得昏天黑地的易烊千玺出了教室,把人按在了洗手间隔间里。


“怎么回事?”吴磊低着头,攥着拳头,强忍着发狂的声音有些颤抖。


男孩儿脖颈一片青紫。


“我问你怎么回事?”吴磊扳着千玺的下巴,强迫他直视自己,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你…你别这样…”千玺眼睛有些求饶般的躲闪着。


“千玺…来,你看着我,你看着我…有什么事情…你说,你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好吗?你不要永远都自己一个人扛着可以吗?我很担心…我真的很担心你知道吗?”吴磊捧着男孩儿的脸,拇指轻轻地擦着他的泪,男孩儿怔怔的看着他。


昨天傍晚,易烊千玺接到吴磊电话的时候,在屋子里兴奋到身体僵直。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动都动不了,心里胀的酸痛。


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假的吧。


可以…是真的吗?


这一切一切的闷虑,在少年骑着单车飞奔而来之时,烟消云散了。


那天吴磊穿了件纯白的T恤,水洗牛仔裤,反戴着一顶明黄的鸭舌帽。


天昏暗暗的,他的少年明媚着光。


他的泪腺一瞬间崩溃了,高他半头的少年好笑的替他温柔擦拭着。


当他拿出礼物的时候,千玺是懵的。


原来,我在他眼中,竟是这般美好的啊。


从小浸在“孽种”、“骚货”、“死哑巴”等等等等各种称号中的自己。


终于有人,终于,知他的好了吗。


吴磊看着小孩儿懵懵的傻样,有点不好意思的揉了一把男孩儿的头发。


男孩儿扑上来抱住了他。


吴磊像是心事被发现似的一僵。


千玺也同样感受到了这一僵,敏感的眨眨眼,垂眸笑自己太贪心。


但他今天过生日,他真的很想很想,就贪心这一把。


姨夫今晚加班,在楼道口目睹了这一幕。


男人回家后发了疯,一把抢过男孩儿手中的礼盒,狠狠摔在了地上。


“啪”碎的一塌糊涂。


“啪”易烊千玺一拳头打在那个面目狰狞的男人脸上。


表姐回家的时候,一开门就看见爸爸双手掐着千玺的脖子,把他摁在了墙上。


男孩儿嘴唇发白,开始翻白眼了。


她哭着喊着死命的扯开两个人,然后拼命的把千玺推出了家门。


男孩儿在公园坐了一宿,哭的脑袋嗡嗡的响。


天稍亮时回了趟家,发现颈紫黑一片,只好找出了冬季校服,把拉锁拉到最高。


吸吸鼻子,闷闷的,整个人都闷闷的。


或许是感冒了。


他想到那个碎到垃圾桶里的小人,他对不起吴磊,这般污浊的他从也配不上这般美好的他。


他对着镜子狠狠警告自己。


“求求你不要再痴心妄想。”


唔,感冒更重了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反抗他。”千玺颤抖着,微微抬头。


“因为你…以为你吴磊…我第一次反抗他。”千玺定定的盯着吴磊,忽的笑出来。


吴磊怔住了。


“我真的…太开心了…我终于能找到些…一些我愿意、我好像能够保护的,争取的东西了…吴磊我…我是个人了…”男孩儿笑的很满足,泪水成串的掉落,亮晶晶的。


吴磊溃不成军。


揽过男孩儿来,忘我的索取着。


男孩儿扶着他的肩膀,动情的回应着。


易烊千玺突然发病是在大三那年。


那年他被关系特别好的学妹爆了性取向,被人肉出来登上了校园报。


他有些害怕,不怕自己被议论,害怕吴磊受牵连。


吴磊这时已经在他叔叔的公司里实习了。


两人分隔两市,千玺没敢让他知道这件事情。


哪怕是他攥着退学通知书站在校长室外时,还是微笑着给吴磊汇报中午吃排骨饭时食堂阿姨给多盛了两块的快乐。


姨夫两年前坐了牢,原因是表姐因他而死。


为了给姨妈住好一点的病房,这几年他也一直在背着吴磊打工。


成年后吴磊就不再拿他叔叔的零花钱了,他说这种施舍般的抚养,总让他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大一那年曾经被吴磊察觉过一次,被他掩饰过去了。


吴磊当时攥着千玺的手给他讲:“我是你的男朋友,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所以你绝绝对对不可以瞒着我独自承担任何事情,听到了吗?”


千玺有点害羞的笑笑,点点头。


但执行起来是不能这样的,吴磊为他放弃了太多了,他总觉得自己不能再一昧的耽误他了。


被退学了也蛮好,可以多打几份工,这样七夕也能给吴磊买件配得上他身份的礼物。


吴磊叔叔的公司遇到了麻烦,很大的麻烦。


他叔叔舍不得自己的孩子,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便宜侄子身上。


“叔叔,我有男朋友了。”吴磊沉声道。


叔叔直接晕了过去。


那周吴磊来看千玺的时候,提到了自己有一个长假期。


千玺有点迷糊,前段时间还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怎的就突然有了假期呢。


“你老公我比较厉害呗,工作效率高,嘿,老板就给放假了。”吴磊刮刮千玺的鼻子,调笑道。


第二天就是狗血的豪门情节,吴磊的大姐来家里绑走了吴磊,拉着千玺和和气气的谈了一下午。


“吴磊因为你没有办法认真工作,导致他在业务上出现了重大错误,公司现在因此陷入了极大的困境。”


“吴磊现在是待辞退阶段。”


“你知道吗?吴磊辛苦奋斗了这么多年,就是想给自己去世的爸妈一个交代。”


“公司是他爸创建的,如果公司破产了,他对他爸妈的那一丁点念想都破灭了。”


“那里才是他的家啊,你,你能给他一个家吗?”


“不要再耽误他了。”


“他因为你放弃了太多太多了。”


“我都心疼他。”


“他图个啥呢。”


“不过是年轻的新鲜感罢了,他要结婚了,和一个处处都和他般配、不脱他后腿、一个干净的、女孩子。”


“干净的。”


“女孩子。”


易烊千玺怔怔的看着女人拿给他的机票,突然疯了一样的撕碎,他浑身都疼,疼的窒息。


他被扭送到了心理室。


“躁郁症,他这是典型的躁郁症,建议住院。”医生冷冰冰的。


“不了,谢谢。”千玺冷冰冰的应道。


“你家人呢?”警察冷冰冰的。


“只剩一个了,瘫在医院里,她连动都动不了。”千玺终于笑了,温声应道。


他抱着那张诊断单,有些飘飘然。


外面在下雪。


“干净的。”


“女孩子。”


他了然的笑了笑,眼前一黑。


“咣”公交车追尾了。


那个半卡住的推拉挡板因惯性“啪”的合上了。


冷风吹了他足足六站路,冻得细胞都凝固了。


追尾的强大惯性让他不住的向前倒,前面是一根漆的土黄的扶柱。


他尝试了一下,好像没有办法偏离开来。


认命的,突然撞进了一个冰凉的怀抱。


吴磊冬天的时候总爱把羽绒服敞着穿。


他说自己火气旺,敞着穿一点也不冷,而且这样穿还可以在亲吻时包裹着他的宝贝。


但千玺总怕他冻着,所以只要看见了就一定要按着他把拉链拉上来。


吴磊说他不懂情趣。


千玺撇撇嘴,踮脚亲他一下。


今天吴磊出来的太着急了,只记得给千玺披了件外套,自己穿着件圆领毛衣就出来了。


傻子,不是总是吹自己火气旺嘛,现在冻得像冰棍一样。


千玺三两下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吴磊穿上。


环住他的腰,额头抵在他肩上。


吴磊刚刚还因为男孩儿不管不顾的就往柱子上倒的事情吓得半死,正欲发火,但看到软软地趴在自己身上的宝贝,就一丁点脾气都没有了。


“抱着我,不然给你衣服干嘛的啊。”千玺哼哼道。


吴磊笑了笑,低头在男孩儿发旋上亲了亲,用大大的外衣搂住了他。


千玺在到站时候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回家简单清理了一下就缩进了被窝里。


吴磊应是陪着他睡了一会儿,但今天他有便利店的夜班值班,到点就去上班了。


他开始发病后吴磊就从吴家搬出来了。


两个人在外面租了房子,开始找工作。


最开始的时候易烊千玺的症状比较严重,一个不注意就会开始无意识的自残,特别的敏感,不是大吼大叫就大哭大闹,吴磊白天不敢上班,只能哄千玺睡了去上夜班。


千玺从初中开始就国文比较好,大学专业也对口,签了书社,为了多挣点还会揽一些专栏的短篇。


后来千玺慢慢好多了,吴磊也会去找一些白天的零工。


曾在一场夏日欢愉后,汗津津的两人微喘着靠在一起。


“等…等我们挣够了能养两只猫的钱,我们就搬家吧。”吴磊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嗯?”千玺刚刚被顶弄的迷迷糊糊的。


“我说…等我们挣够了能养两只猫的钱,我们就搬家吧。”吴磊笑笑,亲亲爱人的耳朵。


“搬去哪里啊…”千玺觉得有些痒。


“海边,搬去海边…然后…我们就结婚吧。”吴磊声音低低的,贴在男孩儿的耳边。


“痒…你正常说…我听不见…”千玺的耳朵有些敏感,稍稍靠近就会起反应的那种。


“我说…结婚…我们结婚…在海边结婚…”吴磊笑着看着他。


千玺被他羞的满脸通红。


吴磊又一次狠狠地被自己的宝贝可爱到了,搂过来乱亲一通。


笑作一团。


千玺起床,给自己冲了杯热腾腾的柚子茶。


坐在沙发上,看见了吴磊挂在门口忘记带的帽子。


吴磊的冬天无比的依赖毛线帽,他宿舍里最多的就是毛线帽,上学那会儿就天天一顶一顶的,还有女生八卦说他这样的男生太花心,是那种再帅也不能谈恋爱的那种。


千玺撇撇嘴气不过,回家自己偷偷织了一顶,圣诞节送给了吴磊,这家伙果断抛弃了他那一橱子的帽子,戴上了他织的那顶灰不拉几的处女作。


后来的每个冬天,易烊千玺都会给吴磊织一顶毛线帽。


这哥们专一的要死,什么别的款式都不要,就要十年前那一种。


千玺套上厚厚的羽绒服,拿着一个装着柚子茶的保温杯,戴上吴磊的帽子,锁门。


凌晨的北京依旧是亮亮的,飘着小雪,但仍是空寂些。


耳机里徐徐的唱着—


오늘도 내 기분은 막내여서


今天我的心情也在谷底


어제보다 주눅과 친해져요


所以与昨天相比与怯懦更加亲近了


결국엔 눈물들이 다 베어서


结果眼泪们还是都噙在眼角


나의 왼뺨에 내려가요


然后从我的左脸颊上滑落下来了


나 울고 싶을 땐 많이 울으라고


在我想哭的时候告诉我可以大哭一场


사탕같이 예쁜 말투를 물려줄


用像糖一般美好的语气传递给我


하늘이 파랄 땐 저건 파랗다고


在天空湛蓝的时候告诉我那是湛蓝的


고맙단 말 간신히 할 때마다


每当要将感谢的话好不容易地说出来的时候


처음 발음부터 눈물이 고여


从第一个音节开始泪水就会在眼眶里打转


단어들과 모여서 함께 살아


和单词们一起汇聚起来共同生活


우리 입술의 참한 내음


我们唇齿间雅致的芬芳


나 죽고 싶을 땐 좀만 더 살자고


在我想撒手人寰的时候告诉我再接着活下去吧


무심하게 돌아 등 뒤로 안아 줄


漠不关心地转过去的背从后面抱住吧


떠나도 괜찮아 억지로 밀어도


离开也没关系即使硬生生推开


멋있게 말하는 긴 시가 돼줄


成为一首美好地诉说着的长诗吧


사람 없인 사람으로 못살아요


没有了人作为一个人是活不下去的


혼자 손 따는 것도 어려워요


独自一个人扎手(消食)都是很困难的


사람 없는 한강은 무서워요


没有了人汉江是让人害怕的


우리 정들어 버렸네요


我们产生感情了呢


……


“欢迎光临…”吴磊皱皱眉。


“小徐…您先帮我看一下啊…我爱人来了。”吴磊冲一旁有些昏昏欲睡的姑娘轻声说道。


女孩儿朝门口瞥了一眼,笑了笑,点点头。


“宝儿你怎么来了?是伤口疼了吗?疼的话我先去请个假我…”吴磊拉着千玺,急切的问道。


“没有…不疼…就是醒了,看见你帽子没带,给你送个帽子。”千玺反握住吴磊有些凉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穿着薄薄的员工服就出来了。


千玺从头上把帽子摘下来,乖乖地给吴磊戴上。


吴磊眯着眼,温柔的笑着,定定的看着他的男孩儿。


千玺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他一把,吴磊反手抱住他。


“我们都好好努力吧。”吴磊轻吻着千玺的发旋。


“嗯?”千玺抬头,直直的看着吴磊,有些疑惑。


“要结婚的,我太想跟你结婚了…”吴磊蹭蹭千玺的鼻尖。


“嗯…要结婚的…”吴磊吞掉了男孩儿糯糯的哼出的字符。


雪愈下愈大了。


路灯下缠绵的爱人。


我曾认为,我的世界再也没有人了。


我们都认为自己是被阳光抛弃的。


我认为自己是肮脏的,不值得爱的。


我认为自己是多余的,不值得爱的。


但谁会想到呢。


我爱上你了。



To:乒乓女神
     你真的很棒!我爱你!
     很高兴认识你😉
From:爱你的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很高兴

哎哟喂😝

呼――睡吧,晚安。

TO:DORA
      等你。
FROM:小七姑娘
@JC_DOra

晚安,今天要开心哟!

距高考『739 Days』
望: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有生之年,相逢欣喜。🌾

出自《好吗 好的》
很喜欢大冰的作品😊
喜欢每个故事👈